脑洞螺旋

✞电解质✞分部一号;
存放涂鸦、游戏感想、同人西皮相关
☞西皮成分为☜
勋兴hunlay、灿兴chanlay
△灿☞兴☜勋△ △勋☞兴☜白△
蛋白laybaek友情以上恋爱未满
条团127主F4
悠昀悠,97line,中日韩,泰昀,泰悠

+++++++++注意事项+++++++++
禁止未提及的CP的相关各种KY言论
禁撕比。提醒一下这里唯九
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链接

 

月夜晚风

短篇勋兴,略现背设定的虚构

JUST为了抒发自爽写的流水账。

语文从未及格过。

ʅ(´◔౪◔)ʃ

++++++++++++++++++++++++++++++++++++++++++++


终于也迎来了三辑的制作和第三次的巡演,要开始忙起来啦~但比起这些更让我开心的是。


他,最近要回来了。

已经一个星期都没有见到他了。我很想他,非常想他。仅仅是一周而已,之前都有断断续续的回来过,但怎么说呢?这次不一样这次比较长。

没办法嘛他要拍戏)在心里这么安慰道自己

其他哥哥们虽然都在,但...我总是觉得心里缺了些什么。


“世勋,你LAY哥工作室那边说他这周周末的飞机回来”

“诶,真的吗?话说你为什么要特意告诉我...”

虽然说是这么说,我还是忍不住喜悦抱着枕头藏起自己那憋不住的扬起的嘴角。该死,希望不要被他们发现不然一会儿又要取笑我了,特别是那个叫火山的。



啊啊啊好烦呐昨晚一宿没睡着,,,怎么办他好像是今早到宿舍。

叮咚门铃响起,不好我怎么不小心睡过去了。急急忙忙穿着拖鞋跑向门去,哎呀头发也忘了梳,算了不管了。

我按捺不住激动猛地拉开了门,按着平时习惯的视线像外望去.....没人?视线缓缓的向下滑去。

“你这是,怎么了”

“呀,如你所见呀~怎么啦?就这么一周没见就不对哥用敬语了?”

还是他那如春风般温暖的笑容,但带了些丝丝的倦容。再美好的笑容也是藏不住伤痛与倦意的吧。心中隐隐作痛又有股无名的小火,一种复杂的感情在心里萌生。

这可是想了好久的见面,抿了抿嘴巴深呼吸。挤出一个还算轻松的笑容

“欢迎回来~我一直在等你,LAY哥哥”

冰冷的轮椅和温暖的体位通过手掌传到心里,(原来人类本身的温度是这么的暖的吗?


一进房间他说连夜的飞机和医院折腾的他都没睡,他想稍微睡个午觉。我小心的把他扶上床盖上了被子。

“晚安,世勋。啊不对应该是午安,恩...这个时间有点微妙。你记得四个小时后喊我起来啊~晚安”虽然是轻佻的语气,但明显的逞强是个人都可以看出来。

“恩,好的只要是哥哥要求的我一定是照办的呀~睡吧睡吧我一会儿叫你”留下一个甜甜的月牙眼微笑。

 

还没靠上枕头十分钟他就睡熟了,都已经疲劳成这个程度了还在不断勉强自己。

你还真是...

我从他枕边拿来手机啪的一下给他关了机(谁都别想打扰你)正好今天宿舍里就只有我和伯贤还有开,开估计也是在睡觉不然就是在练舞。伯贤估计在打游戏,待会得去警告他小声一点。


虽然是冬天大中午的太阳光还是蛮亮的。看着稍微因为光线照到眼睛的而微微皱了下眉的他,我轻轻的起身去拉了拉窗帘。虽然被太阳照的忽闪忽闪的睫毛很好看啦,但现在重要的是休息!


我端来椅子坐在了床头边,趴在床上端详起了他像孩童般的睡脸。被光柔和的像打上一层蜜粉般的脸颊,因为疲劳而稍微暗淡的下眼睑。和平时樱红不一样的略微苍白的下唇。小绒毛一般的睫毛和如绢丝般的秀发。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已经情不自禁揉起了他的头发......吓死我了怎么就上手了!还好他睡得比较沉,这样揉都没醒!真像个孩子一样,这哪里是哥哥呀,有时候真的这么觉得,感觉自己像是他哥哥一样。

既然这样都不醒的话,那...我可以再大胆一些吗?

我紧张又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慢慢向他的脸拂去,近乎悬空般的浮在他脸颊的汗毛上,慢慢的印上去。

比想象中的柔暖哈哈哈,用大拇指小心翼翼的来回抚摸着这张小巧的脸。对了,还有这个酒窝我一直想戳戳看了!虽然现在他没显出来,但我记得好像是这个位置。大拇指稍微施了施力,

果然没错就是这里!我满意的笑了笑。不过仿佛按到什么开关似的,被按到了酒窝的他也微微的扬起了嘴角。啊他笑起来真好看,不过他也太无防备了吧!太无防备了!一点警惕心都没有!这不是任由我玩弄吗!这要是在酒吧被人灌醉了那可不得了,他一定不能去那种地方! 

床边的亮白慢慢的加深加深渐渐的被染成了橙黄色。半开的窗户吹进丝丝凉风,被夕阳染上颜色的窗帘被吹的曼妙起伏。

不知道何时自己又沉入了梦乡,果然还是昨晚没睡的原因吧。惺忪的眼睑酸酸的让我想再一刻的回到梦乡里去。恍惚中好似有双手一直伏在我的头上,但轻柔到丝毫感觉不到重量,十分温柔的手法穿插着我的头发间拨弄,头皮被带的酥酥麻麻很舒服。不禁对着这熟练的手法下意识的生理反应打了个颤。

手间的动作慢慢停了下来,嗯...还想要更多,心中这么想到。诶,等等

我揉了揉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正趴在哥哥身边睡着了。“LAY哥哥抱歉我不小心自己也睡着了忘记叫你了”

“哈哈勋儿就像猫一样呢”被夕阳也染上绯红的他轻轻的笑着说道。

那笑容如暖阳般温柔仿佛能包容万物一般的温柔笑容,是我最喜欢的人呀。

“LAY哥哥”

“嗯~怎么了”

“哥哥不在的时候我很寂寞。所以哥哥你不要总是这样勉强自己的身体,我心里真的不好受。虽然很自私但我还是想说,我想和哥哥一直在一起,一起跳舞一起聊天一起玩一起...哥哥你不会丢下我吧”就如宣泄一般,我上气不接下气的如同宣泄一般的把心里压的感情全部宣泄了出来。

“好的,听你的哥哥不会勉强自己的,不会让你们担心的,但有时候确实有不得已的情况嘛”

又是那双温柔的手抚摸着我的头。那双温柔的手

“不,你骗人!你上次腰伤也是这么说的!什么不让我们担心,你就不能好好珍惜一下你自己吗!你就是这么犟!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你总是嘴上说着答应,但从来都是按自己的性子来。你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一直都是...而且你明明知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我......”

一边甩开那双温柔的手,一边气急败坏的我吞下后半句话摔门而出

明知道说出来会变成他的负担,自己也决定永远不要把这些话说出口,但人一激动真的是什么话都说的出口。明知道世上没有后悔药,可......我躲在自己房间,看着哥哥给带的御守,鼻子一酸。

怎么就变成这种展开了呢,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但哥哥也是的,你说他求了这么多御守唯独没有求自己的。他是笨蛋吗,真是气死我了。他总这样...

而且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年男人看过!!!我不想一直以弟弟的身份......



=======================JUST为了好看的分割线====================



由于自己的任性从那以后我们之间的气氛就变的异常尴尬,都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他伤也快好了。我们一直冷战至今...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吵架..虽然是我单方面的无理取闹啦

他只要和我对视就会惴惴的移开视线,岔开话题什么的。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来气啊,他算是哥哥他明明可以以哥哥权利教训我的。就不能有点抵抗吗?就不能训斥下我吗?

“哟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兴趣啊,你是抖M吗?你们吵架啦”火山打趣的这么说道。

我朝他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平时大大咧咧傻不拉几的不知道为什么对这种的嗅觉特别敏感。


“去去去一边去别多事,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


"哟呵你小子,我是你哥你这么和你哥说话。”

吃了一击拳头的我和这家伙扭成一团,没打赢的我挂着两滴泪珠,仗着身高这傻大个下手真重。


打闹的同时声响太大,不小心和看过来的lay哥对视了,他仿佛没事一样的移开了眼神。好像还带着点其他的感情...

他,在生气?

等等,我除了冷战外还做了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吗?之前都是躲开我的,这次居然生气了?我疑惑中带着一丝喜悦。诶,等等等喜悦?不会吧我真有M的倾向?脑内乱作一团。

“你也是真傻,哎,没救了”

傻大个站了起来摇着头用看智障的眼神死心的对着我说。“lay哥也是苦了他了。你们自己作的,不关我事我这个局外人还是去打游戏去了,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啥???


===================================================


半夜有点失眠...

实在是想不通lay哥为什么生气了,难道是觉得我太烦太无理取闹了吗,越想越憋屈。

算了去练习室练练舞好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干脆起身去练习室发泄一下好了。


啊,有音乐从练习室传来。不是吧凌晨两点居然还有人?好吓人啊居然不开灯,还以为闹鬼呢,本以为自己可以独占练习室来着。这个曲子好耳熟啊,好像是我们三巡要用的曲子,到底是...等等...难道是

我偷偷的站在了门外往里瞟了一眼,果然是lay哥,也只有他了。不过他太专注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我。

说起来这好像是lay哥第一次要在台上跳这种现代舞类型的舞。是想多练习一下吧。

今晚的月光不知道为何格外皎洁,为了找寻歌曲缓慢的感觉所以没有开灯吧。冬天的夜晚那么凉他也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虽然平时他夏天都不穿来着。


不过他是真的很适合白衬衫啊,印着清冷的月光,他利落而有节制的动作双手犹如划开空气一般。身边围绕着特殊的气场仿佛不像人间一样。每一个转身是那么完美,像艺术品一样。每一个细节都精致到手指尖,明明只是个练习而已也跳的毫不含糊的认真。

像仙子一样啊


像有引力一般,看着迷的我本能带着神经下意识的向前走去。

啊!

咚!!!

呜呜呜...

“世勋?你怎么来了”被汗水浸湿的前发,脖颈间流淌的汗珠就像清晨露水一样,前倾着上半身看着因为太黑看不见路而踢到脚趾蜷在地上窘迫的我。

呜...平时怎么摔都不会有任何叫喊的男子汉般的我竟然在他面前如此失态,真的是...

不不不这个是脚趾这不一样!无论多么兄贵的拳王都会败下阵来的好么→这么安慰到自己,下意识抹了抹因为疼痛和羞耻而流出的几滴猫泪

“很疼吗?都疼到哭啦?我们可怜的勋儿,哥哥帮你治愈一下?xiuxiuxiu”因为嘟起嘴的发音而显得像幼儿园的老师

啊又是这种安抚小孩子的语气,心里有些憋屈于是转过身没回话。

“lay哥你那套对付小孩子的对我不管用啦!”一个20几的成年人赌气的说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嗯~~~那~哪~套~~~对咱勋顶用呢”

声音和呼吸越来越近,一边说着一边侧身坐了下来的lay哥带着特有的沐浴露混合着汗水的香味。

被晚风带着一阵阵漫进我的鼻腔,我装作深呼吸猛吸食了一口这清纯的魅惑香气,仿佛能装满整个大脑一般。

躺在地上的我侧过身来视线刚好从他的发梢一直扫到膝盖,晶莹的反射着冷冽的月光诱人的他的一切。

上空映入眼帘的又是那双纤细的温柔的手,落在了我的脸上拭去了刚才我眼角的泪痕。

“世勋果然很可爱呢哈哈这个弟弟怎么这么可爱咯”突然像放下了什么一般爽朗的笑了起来

“...XXXXXX....XX”我细丝般小声的嘟嚷了几句

“嗯?世勋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一边把耳朵靠了过来


一边看着猎物越靠越近眸子里闪过一丝邪念。

扯着面前这个像自己靠近的猎物的衣领,特意压低了嗓子用气声说道“我说 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可爱”

因为突然的力道而失去平衡而半倒着用手肘支撑着地面的哥哥因为惊讶而震动的瞳孔。

于是因为冲动拉的更近“而且我肮脏到每天都在想把你艹的欲仙欲死”舌尖伴着喘息从耳垂到耳根湿漉的就快直划到脖子的时候,生理反应快于反射弧的颤抖把艺兴一秒从呆若木鸡拉回现实。因为反应的太强烈忘了衣领被抓住的艺兴领口的扣子都被扯掉了两颗。

看着眼前这个衣衫褴褛又因为惊吓而呆住就像待宰的羔羊,简直散发着诱人的味道,让人的理智一点一点的慢慢崩溃掉。lay哥他在畏惧我,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他会对我在他心中的人设慢慢也崩坏掉再重组。不禁的笑了出来

“世勋?”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的艺兴带着疑问的声音问道

“恩~我是世勋~你最可爱的好弟弟世勋”带着甜甜的微笑少年音回答道

因为世界观崩塌的而再也蹦不出一个字的艺兴,和因为让他对自己改观而开心的一直盯着哥哥的弟弟。两个人对视了足足有五分钟之久,空气都仿佛静止了一般。只要有一点松懈对面的人就会攻来(逃跑)。

对面的小狼一步步向自己逼近,可是背后已经是墙壁了根本无处可躲了。

“哥,你刚刚问我哪套对我管用是吧,你马上就会知道答案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是吗,你只要配合我就好了。”

“不不不等等,我,我可是你哥呀。”

“哦呀你是在介意这个啊~那还不简单从今天起我不称呼你为哥不就行了,我的小~艺♂兴”

“不不不等等等,真的等一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还没等第二个单词吐出来嘴唇就被一阵柔软堵上了。虽然这并不算是第一次接吻但因为第一次是在节目上误打误撞所以这个触感也称不上陌生吧。熟悉的陌生感......


在嘴唇上停留了两秒后世勋带着小恶魔般的微笑说道“这次可和上次节目的游戏不一样你可不要误会了,不过,两次都是我故意的就是了”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在想...嗯..呜么”又是没有说完就被堵上了

除了柔软的嘴唇的触感外还能感受到世勋的舌尖在下唇上游离,被舔舐的酥酥麻麻的本能的颤动着向后躲了躲。压抑许久的占有欲牢牢地吸住了这丰盈的下唇,警示的气息告知着不要离开。舌尖再度从下唇的中缝间上下来回,顺势划进了牙龈和舌里,因为紧张而完全不配合的僵直着的舌头被进攻的慢慢融化慢慢柔软回应。然而并不满足的世勋进攻的越来越深,翘起的舌尖直接扫到了上颚,被一瞬的快感刺激到的艺兴仿佛被电流通过一般双腿一软,整个身子往下一沉陷在了世勋的臂膀中。

但世勋并没有因为面前瘫软的羊羔而放开爪牙,反而被刺激的更加激烈了起来。急促的喘气声和呢喃声交织在一起。因为缺氧而越来越大的喘息声,被进攻到缺氧的艺兴使出全身最后的一点劲重重的咬在了嘴唇上。因为疼痛和血腥味而清醒的世勋回过神来舔了舔自己下唇的伤口。

“哥,下口太重了吧”砸了砸嘴巴

“小崽子你想憋死我啊,都缺氧了还不放开。哪里学的这些有的没的”右手放在胸口大口喘气“还有我什么时候又变成你哥了,不是不要吗?而且门敞这么大也不怕被别的来练习的人看见!”

“.......................那我去关门?”



---

---

---

---

---

---

---

---

---

---

---请允许

---我

---拉个

---灯

---不要抽我

---毕竟

---开车

---没

---经验

---END














 
评论

© 脑洞螺旋 | Powered by LOFTER